申博Sunbet官网

乡村货郎/余春明

作者: 阅读:595 发布:2019-10-11
余春明

  週末下乡,在快到达老家的路上,一眼瞥见车窗外有个挑着货担的老汉在匆匆走着。老汉名荣生,是早年从江北入赘到本村的,来时是身强力壮的小伙子,如今两鬓斑白,满脸皱纹,是个小老头了,岁月不饶人啊!只不过想不到他还是久违了的乡村货郎。

  于是我记忆的深处,乡村货郎的形象被唤醒,并且逐渐地清晰起来。我想起了童年。那时候,农村没有商店,日常生活用品全靠货郎送。货郎大都是江北(湖北和安徽)人,挑着货担,摇着郎鼓,走村串户。不需吆喝,只要郎鼓一响,姑娘、媳妇、大婶、奶奶们就会拿着鸡毛一类的废品围了上来。大家各取所需,公平交易,讨价还价的声音打破了山村的沉寂。当然,人群中少不了我们这些小屁孩,拿着从大人那裏死缠硬赖的零花钱,或是捡来的废旧塑胶鞋底,也来凑热闹。那换来的糖果含在口裏,甜在心裏,让没买的小孩眼馋,站在旁边干吞唾沫。记得那时一般的硬糖一角钱十粒,那彩色的如豌豆大的小粒糖一分钱就能买好几粒。此外,还有小气泡、小喇叭之类的玩具也吸引着小孩子的眼球。因此,只要放学回家,我们就会像盼星星盼月亮样地盼着货郎的到来,似乎口袋裏的硬币要往外蹦。

  当然,大人们不稀罕这些,她们要买的都是必需的生活用品。于是,货郎担上小到针头线脑,大到袜子手套,虽说不上琳琅满目,倒也品类繁多。最多的还是女人用品,各种型号的缝衣针、绣花针,各种颜色的缝衣线和花线,雪花膏、洋蜜罐和蛤蜊油等护肤品,胭脂、花粉等发妆品,以及髮夹、头绳、橡皮筋,梳子、篦子、小镜子,一应俱全。在她们眼裏,货郎担上的小柜子就是个百宝箱。只要货郎鼓一响,她们就会不约而同地走出家门,将货郎担围得水泄不通。一阵讨价还价后,她们才拿着各自需要的商品满足地离开。

  待小孩子和妇女们散尽,男人们才渐渐口裏叼着旱烟筒走了过来,因为货郎担上除了小孩喜欢的糖果和妇女需要的日常用品外,还有大老爷们需要的东西。见男人们走近,货郎会从货担底下的篓裏拿出高中低不同档次的黄烟来,打开包装纸,让他们撚上一烟斗品尝。品尝后当然是购买,不过由于手头紧,大都只是买够四五天吃的,因此他们也很盼望货郎能经常来。后来有捲烟了,货担上也有一些中低档次的香烟卖。

  货郎担上还有大中小不同种类的鱼钩和尼龙线,能满足大点的小孩和青年人的需求。地处鄱阳湖畔,钓鱼是青少年闲暇时最喜欢的活动。可以说,小小一个货郎担,简直就是一个微型的流动商店。基本上能满足乡村不同年龄、不同性别的人们的需要。

  早期的货郎担主要是回收鸡、鸭、鹅等禽类的羽毛,所以货郎又叫“鸡毛换灯草的”。灯草是菜油灯盏的灯芯,又名“灯芯草”,应该是江北某地的特产,晒乾后颜色雪白,质地鬆软,有很好的导油功能。用它做灯芯,油灯盏既亮且少烟,比起纱线来强多了。那时候,煤油称“洋油”,一般人用不起。大多数人还是点菜油灯盏,灯芯的需求必不可少。货郎们带来大量廉价的灯芯草换走村民们视为废物的鸡毛,当然大有市场。后来点煤油灯了,不用灯盏,灯草才从货郎担上退了下来。但鸡毛等废品的回收价值还在,只是用来交换的商品更多更实用起来。

  由于要装鸡毛等废品,货郎担的两只篓比农家的穀箩要大些、深些。篓也是用竹篾编成,一般为圆形,类似穀箩,也有方形的。一只篓上面放置用木头做成的抽屉状的柜子,四方形,大约长宽各两尺,深四五寸,上盖是块透明的玻璃,方便顾客选货。也有两只篓上都放货柜子的,那幺商品就更丰富。货郎的扁担也要比农家的长,这是篓大的缘故。

  说起货郎担,在改革开放初期的家乡也盛行了一阵子。那时候村子裏店铺多了,竞争的因素自然存在。虽然父亲是大队第一个搞个体经营的,但后来店铺一多,顾客就少。于是有人想到了货郎担的优势,父亲也加入了货郎的行列。走村串户,确实方便了山沟裏的村民,只是货担上还加上了村民预约的其他商品。

  回城的路上,我停车在茅基镇办点事,正好又碰上了荣生。快二十年没见面了,他还认得我。一阵寒暄过后,我问他货担上主要卖些什幺,生意好不好。他告诉我主要卖些商店裏短缺的女红用品,针线、顶针、鞋钻之类,卖得最多的还是不同季节栽种的蔬菜瓜果的种子和秧苗,山区离城镇路远,生意还可以。不过,他说现在孩子成家了,经济条件也不错,儿女们早劝他在家享福。他笑着说,做惯了,歇着难受。我倒是觉得他是割捨不了货郎担,这不,跟我交谈时,他的双手还在不停地抚摸着扁担,就像摸着他最疼爱的孙儿的头顶。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
新主流?华硕新笔电大玩双萤幕
Wissmann:IAA开启运输与物流未来之窗
产地蔬菜供需失衡 高丽菜价格直直落
全智贤公开诱惑异性的三大秘诀
中东呼吸症候群吓人 桃市应变準备
基进党推女力选双北议员 批柯文哲:没守住台湾价值